话唠
是亲妈,傻白但不甜(。),不洗白,三观崩坏、脑洞无尽
全职&基三中

【叶蓝】《水印》

_蓝河河生日快乐》《

_都完结了这么久才发出来我真的是真爱

_求不嫌弃文笔,原著背景但没深度,有涉及一点三次元QUQ设定时间线就这样吧啊哈哈,短完HE么么哒

 

『然后他们分别。』


  蓝河不清楚自己与叶修的关系。
  他们像是有意的一般,往往模模糊糊地应付着这个话题。谁都不去提,然后默默地各自行动。
  两道屏幕的距离,相隔了数座城市,如一道鸿沟贯穿。即使他们的角色相遇,相会,相聚,而那仅仅是在游戏中。

  蓝河突然觉得想见见叶修。
  叶修在电话那头微微怔了一会儿,好啊,哥的怀抱随时向你敞开。
  他一定是叼着烟笑着,然后夹下烟默默看着屏幕,不久就再次投身荣耀。
  蓝河拉着行李箱站在机场时,突然就有些失落和后悔。当初想给他一个惊喜特意没透露自己的航班,真正抵达的时候看到周围无数接机的人才感受到孤身一人的落差。
  即使告诉他也会是一样的结果。这种人多嘈杂的地方,以叶修的身份根本不能出现。
  最终还是在上林苑找到的叶修。
  蓝河脸皮薄,没禁住叶修毫不避讳的调戏和兴欣队员善意的打趣,不一阵就耳根红透。
  众人劝了好久,蓝河这才不好意思地暂时住进了叶修的宿舍。魏琛站在临时分到的房间门前一脸怅然,叼着根烟不断感叹,老夫啥时候也找个贤惠的媳妇儿过日子啊。
  叶修倒是大大方方搂过身旁的人一抬下巴,羡慕不?引来一众单身人士鄙视的眼神。
  叶神今天心情格外好,一连刷了两个记录,回城时又顺手抢了个boss。boss倒下的那一刻,君莫笑的视角正对着不远处的蓝溪阁。“呦,娘家人。”千机伞合拢,伞尖冒出的火舌冲向地面,一路押枪而退。
  叶修和蓝河在黑暗中无言相对。蓝河想说些什么,但是又不知道从哪儿说起,房间里另一个人似乎也没有要说的意思,只好背对着叶修生闷气。默着默着,只觉得越来越困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。
  蓝河在梦里,突然感到有人站在自己背后,然后又消失了。那声叹息,一定是错觉。
  白天的相处总是自然而然被引到荣耀上。倒也去做过正常人约会时的事,但那些留下的印象,甚至没有亲眼目睹叶神打荣耀时的风采来的深刻。
  这可是我的人,蓝河有些小小的得意,却隐隐存在着疑虑。
  也不是患得患失的感觉作祟,但是两人一直对关键问题的模棱两可,让蓝河总觉得心里有什么是浮着的。每次想说,也不知碍于什么总是哽在心里。
  直到离开的时候也没说出口。
  蓝河去赶回广州的飞机那天,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。并不大的雨势,加上某人的偏心,去机场的路上两人只撑了一把伞。
  两人坐在出租车上,一时无话。雨不时打在车窗上,和着雨刷的摆动声,搅得人心烦。
  他们站在候机室,做最后的道别。叶修架着墨镜,始终一副懒散的样子,把蓝河揽到怀里捏了捏他的肩:“哥走了啊,想我打电话。”蓝河听着,默默把给叶修买手机提上了日程。
  蓝河拉着行李箱转身,却硬生生顿住了脚步。有些话,到底也忍不住。
  “这一赛季的冠军。”
  话说了一半,但好像又是全部。
  然后他们分别。
  叶修注视着远行的背影,顾自笑了声。
  一定。

  蓝河坐在车上,无声地望着窗外雨骤,心里有些复杂。一闭上眼,脑海中就是荣耀两个大字和叶修捧起奖杯的画面。他的第四个冠军,却也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。
  想笑,也有些怅然。明知道叶修不可能离开荣耀,不过是要换条路继续走下去。况且,那个人可是叶修啊。
  蓝河突然想起叶修的粉丝们不久之前的问题征集。
  “你眼中的叶修?”
  是个即使退下神坛,也掩不住光芒的人。就算他离开联盟,那里也始终留有他的一席之地——至少还有他的37连胜在傲视群雄。
  这样的人,偏偏在感情上迟疑了那么久。
  蓝河睁开眼,对着车窗上自己的镜像,无声地笑起来。雨顺着玻璃滑下,把光影折射得支离破碎,随着车的颠簸而摇晃。
  有雨滴不堪重负,挣扎着滑下,只留一道水印,再看不出原本的痕迹。
  明明就在摊开讲清楚和顾虑对方的矛盾中挣扎,又不肯越过最后的障碍。
  原本两人就是对等的,话都闷在心里,不过是各自为难。
  有些不甘和忧虑,也只是昙花一现。想说的,通通讲清楚吧。那之后的事情,早晚也会逐一解决。
  推开车门,一眼望见兴欣门口点着腥红烟火的人。蓝河撑开伞,踏上路旁的台阶。
  都告诉他吧。
  “叶修。”

End.

评论
热度 ( 17 )

© 一无青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